慈继阁小说网 > 耽美电子书 > (神雕同人)小龙女篇 >

第15章

(神雕同人)小龙女篇-第15章

小说: (神雕同人)小龙女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然后小龙女将目光转向陆无双道:“无双妹妹,情随我来,姐姐有些话要单独同你谈谈。”
  山顶的石头凉亭中。。。
  坐在石椅上的小龙女看了看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的陆无双道:“双儿,你真的决定嫁给那个年龄足足大你一轮,甚至都能当你父亲的公孙谷主?”
  陆无双听了目视远方那片碧绿的丛林许久,才缓缓开口道:“双儿自幼目睹父母双亲惨遭赤练仙子李莫愁杀害,当时自己是那样的伤心,那样的愤怒,却又是那样的无能为力,这种心情相信龙姐姐你永远都不会理解。双儿小时候的成长环境龙姐姐你可知道?小的时候双儿可以为了一个发霉的馒头不惜与一头恶犬拼命,为了一碗剩饭或一盘剩菜与其他乞丐们争到你死我活,但即便如此双儿还是活了下来。龙姐姐你知道是什么意念支撑着双儿,能让双儿活到今天吗?”面前的陆无双含泪问。
  小龙女听了没有作声,只是用痛心的眼神与她对望着。
  陆无双接道:“就是为了报仇!就是为父母报此血海深仇这个信念才让双儿苟活至今。所以目前对双儿来说已经没有比手刃仇人更重要的事了。”
  陆无双随手拭去眼角即将溢出的泪水哽咽道:“当我遇到杨过那个傻蛋,当他传授予我玉女素心剑法,我曾一度认定杨过就是我可以托付终生的那个人,他一定可以助我报血海深仇。可是当那日我与他联手对战李莫愁那一刻起,就让我明白了,杨过他没有能力帮我报仇!那日之后,我便更加刻苦的不分昼夜苦练玉女剑法,可事与愿违,我在练功的途中居然走火入魔险些丧命。是公孙谷主碰巧经过把我救下。”
  小龙女听了微笑道:“接下来公孙谷主就同你谈了条件,就是如果你能嫁给他他就帮你报仇?”
  陆无双听了摆手道:“龙姐姐你说错了,公孙谷主他是正人君子,他不会趁人之危。当双儿向他倾诉自己的身世之后,他义无反顾的答应竭力帮双儿报此血海深仇。是双儿自己决定采用以身相许的方式来报答他对双儿的恩情。”
  小龙女听了拍了下陆无双的肩膀柔声道:“双儿,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姐姐我都会支持你。路是自己走的,双儿你如今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姐姐我也相信你的选择是正确的。三日之后姐姐我与公孙姑娘就要一同离开绝情谷了,双儿你在绝情谷多保重。”
  次日,公孙瑶和小龙女二人一起收拾着简单的行李,以方便即日启程所需。
  这时一袭黑衣的公孙止推门走了进来,看来一眼自己的女儿用假惺惺的语气道:“瑶儿,你真的决定离开绝情谷,同这位龙姑娘一起去闯荡江湖?”
  公孙瑶听了用平静的语气答:“是的,请恕女儿不孝。爹,你可知道这十几年来女儿成长至今,从未体会过一丝父爱温暖,自从娘死了后爹就不再爱瑶儿了。但即使这样,这十几年来瑶儿跟随与爹身边,听从爹的一切差遣瑶儿都无怨无悔。但如今后娘就要进门,绝情谷中恐怕再无瑶儿的容身之地,所以瑶儿决定离开绝情谷,决定见一见外面的世界。”
  公孙止听了依旧露出一副惺惺作态般的看似不舍神情道:“俗话说女大不中留啊。也罢也罢,既然这是瑶儿你自己的决定,爹也不必勉强挽留于你。况且日后你行走江湖之日,身边若有这位武功绝世龙姑娘跟随保护,爹也就放心了。”
  公孙止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明天就是爹的大婚之日,所以瑶儿和龙姑娘,你们的行程最好还是推迟一日吧。”
  没等公孙瑶开口,小龙女就抢先道:“这点请放心,既然是公孙谷主的喜酒,我小龙女自是不会错过。”
  因为此刻小龙女已开始有了一种隐隐的预感,她预感道:明日公孙止与陆无双两人的大婚现场,一定不会风调雨顺,相信在他们成亲拜堂的途中,定会发生很严重的变故。因为按照原著的剧情是小龙女和公孙止拜堂成亲,途中杀出了杨过,扰乱了大婚现场,导致过后一系列曲折而复杂的剧情接连不断。
  而在如今这个而行世界当中,绝情谷这个副本原本属于小龙女的剧情却全部发展到陆无双的身上,而这个世界的杨过爱的人很可能就是陆无双,所以明日所发生的平行剧情极有可能将是杨过突然出现在隆重的婚礼现场,大闹婚堂。所以这个平行世界当中,原著小龙女的戏份给了陆无双,杨过戏份大概不变。而自己这位真正的小龙女却完全成了在此看热闹的局外人。
  另外说起这个平行世界与原著神雕世界中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小龙女此刻回想起自己从来到这里的接近四年光景所发生的一切过往,包括自己无意之中找到独孤剑冢,学会各种神功绝学,还有在华山遇到洪七公与其一起享用鲜美无比的蜈蚣肉等等,这些其实本应该是杨过所历经的主线剧情。但如今到达绝情谷,自己走的却不再是杨过的主线,而是一个类似局外人的打酱油剧情。这点不禁令她感到有些意外。
  一日转眼即过,次日公孙止和陆无双的婚礼如期举行。
  说起绝情谷主大婚现场气氛自然是异常隆重而奢华,若大的婚礼大殿内布置得富丽堂皇,数十名身着华丽新衣的谷中弟子并排站立与婚礼大殿的两旁,为新婚的谷主夫妇做着临时的保镖护卫。
  大殿中央摆放着数十桌外表看来同样十分高贵典雅的精美菜肴,所有菜肴大部分都由颜色各异的花朵花瓣以巧夺天工的细腻手法拼凑而成的形形色色精美图案。
  这时,一身红色新郎礼服的公孙止和蒙着红盖头的陆无双这对新人一同手牵着手走上了礼堂中央,而须发皆白的矮个子樊一翁则在台上担任着大婚主持人的角色,朗声阅读着那套让人再熟悉不过的婚场宣言。
  此刻一直默默坐在公孙瑶身旁,同公孙瑶一起吃着盘中花瓣的小龙女见整个婚场气氛虽然喧闹,但全部过程却一无既往的顺利而释然,这不禁令小龙女感到一丝失望。
  然而就在小龙女准备拉起公孙瑶一同离开这喧闹的婚场之时,突然一个熟悉的灰色身影瞬间抵达,众目睽睽之下一串长长的灰色残影即刻之间全部聚集与婚礼大殿的正中央,残影逐渐开始融合为一个灰衣老者形象隐隐的在众人眼中清晰起来。
  台上的公孙止见状立即高声惊呼道:“周伯通?”
  台下的老顽童闻言嬉笑道:“嘻嘻,很高兴你还认得你爷爷我。今日我周伯通就是来阻止你公孙老儿这场婚礼的。”
  台上的公孙止气急败坏道:“周伯通,我绝情谷不知何时得罪过你?你为何三番五次前来我谷中闹事?”
  台下的老顽童听了立即做出一副厌恶的表情道:“我呸!我就是看不惯你公孙老儿的所作所为!你瞧你这么大把年纪居然还要娶一个整整小你一轮,甚至都能当你女儿的小姑娘?这成何体统?我周伯通虽不是什么英雄豪杰,但在武林中也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好端端的姑娘被你这个无耻老贼给糟蹋呢?”
  台上的公孙止听了语气反而平和道:“今日周老前辈如此恶言相向,实则令人忍无可忍,但今日却是本谷主的大婚之日,所以婚场上不想见血,因此请周老前辈无论对我绝情谷有什么不满之意,均请在此次结婚典礼举办完成再说。况且本谷主与这位陆姑娘是两情相悦,真正的爱情是可以跨越年龄差距这个刻度的,周老前辈是过来人,相信您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台下的老顽童听了依旧愤愤道:“公孙老儿,你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什么两情相悦,今天我就明着告诉谷中众位!你们这位未过门的谷主夫人心理真正爱的人根本就不是你们谷主,而是一位姓杨的兄弟!”
  老顽童说着又将目光转向公孙止喝道:“所以公孙老儿,人家这位陆姑娘根本都不爱你,你却硬要娶人家为妻,这不是强人所难,不是霸占民女又是什么?”
  台上的公孙止终于愤怒了,厉声喝道:“什么强人所难,什么霸占民女?你个老家伙简直一派胡言!你可以亲自前来问问我身边这位陆姑娘,她是不是心甘情愿嫁给本谷主的。”
  台下的老顽童听了却有露出笑脸道:“嘿嘿,那好啊,公孙老儿你就在这等着,等会儿我带一个人过来当面与你对质。”
  这时一直都在一旁看热闹的小龙女微笑着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公孙瑶道:“瑶儿,看来今天有好戏看了,我看你爹这婚未必结得成。”
  随着老顽童的话语隐没,就见一个一袭灰衣,风度翩翩的美少年缓缓的走进了礼堂。
  灰衣少年正是杨过,杨过逐步走近同样身着一袭艳红礼服的公孙止新婚夫妇二人身前不远处,将目光转向依然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含泪道:“双儿,难道你真的要嫁给公孙谷主么?”
  此刻众人分明看到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全身似乎颤抖一下,但并没有对面前这位少年的质问而做出任何回答。
  而公孙止见到站立与自己面前的杨过先是愣神片刻,然后用震惊而愤怒的声音喝问:“臭小子,你中了情花剧毒,被我扔入绝情深谷,居然还没死?”
  杨过听了苦笑一声道:“我要是死了今日谁还会来揭穿你公孙止的所有阴谋?”
  杨过说着,又将目光转向蒙着红盖头的陆无双声音哽咽道:“双儿,你真的要嫁给这位公孙谷主?”
  红盖头下的陆无双听了,沉默许久才轻启朱唇开口轻声道:“是的。杨哥哥,你忘了双儿吧,双儿不值得你爱,更不值得你如此付出。”
  杨过听了用略带激动的语气道:“这是你的真心话么?双儿,你真的爱公孙谷主?你还记得昔日我们俩在一起练剑的时候,我们二人一起海誓山盟的那些誓言么?”
  陆无双听了显然是受到了刺激,她立即激动的喊道:“住口!别说了!我陆无双如今想要的只有替爹娘报仇?如今公孙谷主他有能力帮我杀掉李莫愁,你杨过能吗?”
  杨过听了用十分认真的表情咬紧牙关直言道:“能,只要我们日后刻苦修炼玉女双剑合璧,相信将来以我们二人之力手刃李莫愁那个臭道姑不成问题!”
  陆无双听了却反问:“那要等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很抱歉,我等不及,真的等不及了!所以杨哥哥,你还是走吧,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
  这时陆无双身旁的公孙止也忍无可忍的厉声喝道:“大胆狂徒,今日你来扰乱本谷主的婚庆之日,若是平日里的我定会让你当场身首异处,但看来今日是我公孙止的喜庆之日,所以暂且饶你一命,但你若再敢在此放肆,别怪本谷主对你不再保留情面!”
  当杨过看到台上的公孙止和陆无双两人就要进行拜堂仪式的当口,他立即感到胸口一阵翻涌般的憋闷与压痛,随即整个身躯一软,立即单膝跪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台上的陆无双闻讯,顿时再也无法保持之前那种平静的神情,而是立即自己甩去头上的红盖头飞身下台奔到跪倒在地的杨过跟前,搀扶起了面色苍白的杨过。
  此刻杨过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轻轻握住陆无双的手道:“双儿,其实我已经中了情花之毒。在我来绝情谷寻找双儿你的下落的当日,就中了公孙谷主设下的渔网埋伏,而被他丢进情花丛中。至今我中毒已深,已经无药可救。所以就算今日你不嫁给公孙止,我杨过也无福娶到你了。”
  说到此处陆无双听得目瞪口呆,用一双充满不解而震惊的泪眼望着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杨过顿了顿接着说:“双儿,虽然如今我们之间有缘无份这已成为事实,但我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落入火坑而不顾,因为公孙谷主他就是个衣冠禽兽!你千万不可以嫁给他。”杨过指着公孙止,语气充满愤怒。
  台上的公孙止此刻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他刚想挥掌出招,却在此同时,又有两个衣衫褴褛的陌生人瞬间飞身赶来礼堂中央。
  两名来者分别是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妇女,和一个年纪不过二十岁的大男孩。
  当台上的公孙止看到他们二人登时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时杨过突然转头走到原本一直坐在台下就餐的小龙女和公孙瑶二人面前,伸手指着那两名来者当中那位衣衫褴褛的男青年道:“公孙姑娘,如果你是公孙谷主的独女,那么这位公孙旭小兄弟就可以肯定是你同胞弟弟。”
  公孙瑶听了先是呆了一呆,然后缓缓站起身来慢步走进面前衣衫褴褛的公孙旭仔细打量一番面前这张面容与自己有少许相似,却显得十分刚毅的面额。
  此刻公孙瑶强忍照眼中即将溢出的泪水哽咽着问:“你真的是我弟弟旭儿?”
  公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