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继阁小说网 > 耽美电子书 > (神雕同人)小龙女篇 >

第13章

(神雕同人)小龙女篇-第13章

小说: (神雕同人)小龙女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公孙瑶面带笑容指着盘中糕点道:“龙姐姐,请尝尝我的手艺。”
  小龙女听了微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龙女随手拿起一块桂花糕轻轻咬下一小块慢慢品尝起来。这桂花糕制作工艺上果然很特别,居然分为多层不同食料加工而成。
  最上面一层应该是情花的花瓣,其次一层则是优质葡萄干,中央一层是一种叫不出名字的果仁,下面一层貌似一种果肉,最后一层才是上品面食构造。
  小龙女吃下半块糕点称赞不绝道:“很好!公孙姑娘的厨艺真棒,将来若是谁能娶到你,那可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公孙瑶一听,脸上立即飞起一片红霞道:“龙姑娘又在取笑我。”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紧急的敲门声。
  公孙瑶立即起身来到门前,轻轻打开房门,只见门外站着几名绝情谷当中的护卫。
  其中一个护卫低头行礼道:“禀报大小姐,那周伯通又在谷中闹事了。他说又要去我们绝情谷的炼丹房中偷取丹药,我们众护卫已经联合阻止过他,但无奈他的武功太高,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请大小姐下令,让我们动用绝情谷的杀手锏鱼网阵。”
  公孙瑶听了,娇美动人的脸上第一次显露出怒意,用少有的严厉口吻喝道:“那老者太过分了,之前几次我爹都看在自己尊老爱幼的份上不与年龄老迈的他计较,想不到他居然倚老卖老!这次看来不得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一定要用鱼网阵将他生擒活捉,然后把他押到我爹面对要他亲口向我爹认错。”
  几名护卫听了立即恭敬的行礼道:“遵命!公孙大小姐。”
作者有话要说:  

  ☆、28:顽童显威

  28:顽童显威
  次日。。。。。
  据下人们反馈,那夜独闯丹房的飞贼周伯通已被绝情谷众弟子们所布下的天罗地网给抓到了。目前此人已被移交给了绝情谷主本人亲手处置。
  这日,小龙女和金轮法王师徒同被绝情谷主邀请与候客大厅见面。
  大厅当中,金轮法王和达尔巴二人找了一桌随意坐下。
  小龙女和公孙瑶同坐一桌。
  过了些许时间,只见被层层坚韧的鱼网紧紧包裹着的老顽童被众人抬了上来,随手扔在大厅高台的最下方。
  过了一会儿,一袭黑衣的绝情谷主“公孙止”步履生风的飞身上台,以一个极为端庄威严的动作坐在了高台之上的谷主大椅上面。
  只见这绝情古主公孙止是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壮汉,脸上毫无表情,但却能令人感到一股充满王者气息的威严气质从此人周身不住散发着。
  这时一袭绿衣的公孙瑶见到自己的父亲,心头不禁升腾而起一种本能的惧怕之感。她站在谷主大椅旁,向公孙止行礼道:“爹爹,您吩咐女儿捕捉周伯通,如今女儿已经顺利帮您完成了此次任务,周伯通人也已经帮您带入前台。”
  端坐在大椅上的公孙止听了不耐烦的随手向公孙瑶做出一个示意退下的手势。然后他将目光转向台下被困在鱼网内的周伯通道:“想不到你这位武功威震天下的老顽童也会有今天?”
  鱼网中的周伯通却完全不屑道:“我呸!公孙老儿,你以为就凭你这们这张烂鱼网就能困得住我周伯通?”
  网中的周伯通说着,立即就连人带网飞身跃到半空,与此同时半空中老顽童在那层层坚韧的鱼网内立即双手一阵狂挥乱舞,就仿佛网中的他突然变成三头六臂一般,再看那包裹着他的层层鱼网已被他以双手撕得粉碎。
  随着片片从空中散落的鱼网残片,老顽童的双脚同时平稳着落与地面。
  见此情况谷中所有护卫几乎全部大惊失色,顿时几十个绿衣护卫再次蜂拥着将老顽童团团围了起来,瞬间所有护卫同时闪电般亮出手持式连发毒箭发射器。此乃绝情谷中独门暗器,威力较困人鱼网阵更甚。
  台上的公孙止突然一挥手大声喝道:“各位不要手下留情,只能能抓住周伯通既可,无论死的活的都无所谓!”
  随着台上公孙谷主的下令,台下所有谷中弟子同时瞄准周伯通全身各处要害部位一一按下暗器发射机关。
  眼看着无数银光闪闪的剧毒飞箭扑天盖地的向愣在原地的周伯通飞刺而来,就在大家都认为周伯通死定了的当口,却见周伯通突然挥舞起灰色长袖原地360度瞬间快速旋转数圈,随着他旋转所产生的那阵劲风气浪顿时从他周遭爆散开来,将如雨般的剧毒暗箭全部吹了回去,返还给了那些发射暗箭的绝情谷众弟子们,只见一阵接连不断的惨叫哀号过后,数十名绝情谷中弟子同时中箭当下,当即气绝身亡。
  余下十数名侥幸生还的谷中弟子,眉宇间浮现出一阵惊慌失措的神色后,马上有从腰间抽出长刀同时历喝着举刀向周伯通飞身砍来。
  周伯通见状嘿嘿笑道:“各位还是不服,俺已经玩腻了,现在就给你们点颜色瞧瞧。”
  说着周伯通再次就地施展起了空明拳法,瞬间他再度双手狂挥,变为三头六臂一般化作道道灰色残影与迎面与来袭的持刀众人瞬间穿身而过,随着老顽童在众位谷中弟子们身边一一穿梭而过,众人没有看到老顽童如何出招,只听一阵噼噼啪啪的拳掌命中之声接连不断的同时响过。
  再看那些谷中弟子各个都随着一阵强大的冲击力分别向不通方向疾速飞去,全部重重的撞在后方墙壁之上,一一口吐鲜血倒地昏迷。
  老顽童将整个绝情谷中所有弟子们打得人仰马翻后,无趣的坐在了地上道:“一点儿都不好玩儿!你们谷中的人呀,一个比一个饭桶,一个比一个草包!”
  台上的公孙止闻言大怒,道:“你。。。好你个周伯通,看本谷主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公孙止说着刚想飞身下台,台下的老顽童却嬉笑道:“没什么意思,俺不陪你玩儿了。”说着,老顽童就化作一道灰色残影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台上的公孙止却只能气得干瞪眼。
  待老顽童离去后,台上的公孙止才平稳下自己就要失控的情绪,再次向台下其余的人道:“大家不要因为刚才的小事影响到心情,相信在场各位也不会与那老年孩童一般见识。”
  29:毒父公孙止
  公孙止接着又看了看台下的三人道:“今日在场各位,除了刚刚在谷中捣乱的周伯通之外,你们都是我的客人。所以今日我公孙止势必要好好招待各位。相信各位也同样都是当今世间罕有的武林高手。”
  台下金轮法王听了,立即站起身来笑脸相迎道:“谷主过谦了。老衲我只是一个略懂武功的老迈僧人而已,名号实乃不值一提。敢问谷主高姓大名?”
  台上公孙止听了同样站起身来客气的低头施礼道:“在下复姓公孙,单名一个“止”字,已于绝情谷中隐居多年。”
  这时,几个手托银盘的绿衣婢女逐步走了过来,将盘中各式菜肴一一摆放与金轮等人的木桌之上。
  这次上台的各式菜肴居然均是一些颜色各异的情花花朵。
  金轮和达尔巴两人望着盘中朵朵鲜艳靓丽的鲜花,同时面露一种无奈的苦笑神色。
  而坐在旁边那桌的小龙女和公孙瑶二人,却优雅的将盘中花瓣一片片撕下放入口中,她们两人吃得津津有味。
  这时金轮身旁的达尔巴向金轮递过一个眼色,经过金轮的默许后。达尔巴便指着盘盘花朵语气很是不爽的骂道:“公孙谷主,我和师父大老远而来,难道你就用这些花朵草根来招待我们吗?你当我们是蝴蝶还是蜜蜂呀?”
  台上的公孙止依然笑脸相迎道:“我绝情谷中百年不变的清规戒律就是不食任何荤腥食物。今日怠慢众位英雄,公孙止再此向各位赔罪了。”
  台下的达尔巴听了语气缓和一些道:“算了,既然公孙谷主这样说,和尚我也不必强求。不过我这个人就是奇怪,只要三天不吃肉就会全身不自在,三天不与人切磋武艺更是闷得慌。所以不知贵谷当中可有高手愿与和尚我尽兴比试一番?”
  台上的公孙止听了依然笑道:“好,既然各位都是习武之人,那么在下若在拒绝这位大师的请求似乎就有些过意不去,所以本谷主就先有请我谷中高手之一,樊一翁老前辈与您互相领教一番。”
  公孙止言罢,只见一个身高不足1。6米的矮个子老翁从后方步履阑珊的走了进来。
  那老翁外貌甚是好笑。须发皆白,而长长的雪白胡须居然直至脚下,看他矮小单薄的身材,武功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这时只见他从角落随手拿起一根直径足有成人手腕般粗细的实心铁棒,将其紧握与掌心,迎空挥舞起来,将其舞得呼呼风响。
  此刻肥头大耳的达尔巴见了哪里还能忍得住,他立即举起随身携带的巨大铜锤迎头就像樊一翁砸去。
  樊一翁也不甘示弱,举起手中实心铁棒与达尔巴的重锤互相对峙起来。
  两个重量级兵器碰在一起,互相对峙起来这自然将是一场精彩纷呈的战斗。
  只见身材彪悍的达尔巴与身材单薄的樊一翁同样迟缓的舞动中手中重型兵器相互全力击砸向对方,兵器之间每次互相碰撞都会产生连绵不绝的火花,与震耳欲聋的铁器撞击声响。就这样,他们一老一少一胖一瘦互相使着同样重型兵器相拆招上百回合,却依然难分胜负。
  此刻依然坐在桌上的金轮在仔细的品味着面前这场达尔巴与樊一翁之间的对决。
  而原本一直在与公孙瑶用心享用着绝情花瓣的小龙女,见到眼前达尔巴与樊一翁这场重量级之间的武艺切磋,不禁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全神观看起了眼前这场对决。
  这时台上的公孙止突然将原本一直关注着金轮与达尔巴的目光转向了坐在自己女儿身旁的小龙女。
  只见他原本木雕泥塑般的脸上,突然涌现出一丝异常波澜。
  原本始终坐在台上谷主大椅之上的公孙止突然飞身下台。
  小龙女和公孙瑶同时为公孙止这个举动吃了一惊。
  这时公孙止拖着魁梧高大的身躯步履生风的来到小龙女面前,客气的开口问道:“这位姑娘,说起您也是我绝情谷今日的贵客之一,请恕我公孙止此刻才关注到你的存在,刚才始终都在冷落与你。”
  小龙女望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心中甚是不爽,但为顾忌礼面,只能装作礼貌的微笑道:“没关系,小女子不敢妄得公孙谷主的关注。刚才令千金已热心招待过小女子了,小女子能与令千金公孙姑娘成为至友,已深感荣幸。”
  面前的公孙止听了眼中立即浮现出一丝不悦神色,转头对坐在小龙女身旁的公孙瑶低声喝道:“瑶儿,爹什么时候允许过你任意结交外界人士为友?”
  公孙瑶听了立即面露惧色,起身跪地仿佛是在请罪般颤声道:“瑶儿知错,请爹不要责罚瑶儿,瑶儿以后再也不敢了。但龙姐姐她是好人,瑶儿恳求爹,请允许瑶儿与她继续交往。”
  公孙止听了脸上的表情立即凶残起来厉声吼道:“不行!你身为绝情谷中大小姐,怎么与外界江湖人士擅自往来?”
  公孙瑶听了泪珠立即就从眼中滚落,哽咽道:“爹~~~”可她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面前的公孙止冷不防迎面一巴掌重重的甩在左脸颊之上。
  公孙瑶被打得立即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只能捂着发痛的左脸无助的落泪。
  然而,面对女儿的眼泪,面前的公孙止脸上表情却没有丝毫怜悯,而是继续用冷漠而无情的语调喝道:“死丫头,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给我回房面壁思过?”
  公孙瑶离开后,公孙止马上又来到小龙女面前满脸堆笑道:“我公孙止教子无方,让龙姑娘见笑了。今日龙姑娘你就是我绝情谷的贵客嘉宾,我家那丫头不懂事,想必一路上她一定对龙姑娘您照顾不周,不如这样,现在由我公孙止带领龙姑娘您一起去参观一番我绝情谷中良辰美景如何?”
  此刻小龙女亲眼目睹公孙止身为人父,刚刚对自己女儿却那番态度,已经很是不爽。但处于礼节她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愤怒道:“多谢公孙谷主厚爱,但小女子对绝情谷中一切并无兴趣,小女子我本是为了追赶那偷我玄铁宝剑的周伯通,才来到此打扰到公孙谷主一家,已深感过意不去,所以公孙谷主,告辞了。”
  小龙女说完,起身刚想转身离开时,后面却传来公孙止的声音:“且慢!龙姑娘,既然来了你为何又要急着离去呢?本谷主还有没好好款待你,你怎么就如此急于启程?难道是本谷主对你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龙姑娘直言相告。”
  小龙女听了依旧用冷冷的语气道:“我这个人生来就是如此个性,想留就留,想走就走。不需任何理由!”
  公孙止听了已经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