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继阁小说网 > 都市电子书 >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

第1章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第1章

小说: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
作者推窗望岳 类别玄幻小说 

春床:鲁班秘传三十六式床谱简介
    木匠行当中,一直有个传说,鲁班传下了一种春床,阳痿的男人上了床,也能夜御十女,而更神奇的是,女人只要往这种床上一坐,立刻春情勃发,有些无良的木匠,甚至借此勾引女主人。
    小木匠张五金相了门亲订了个未婚妻,末婚妻却蹬了他要嫁给市中医院院长的儿子,张五金到师父的遗像前哭诉,偶然学得了春床的做法;巧之又巧的是,中医院院长家娶新媳妇,竟然找到张五金来打新家具,张五金心中生出邪火,做一张春床——我娶不到她,也要睡了她。
    床做好了,但先坐到床上的,却是中医院院长的第二个老婆,一个美艳风骚的熟妇……
    无数美女艳妇倒在这张床上,而无数床下很行床上却很不行的权势人物争相来结识小木匠。
    一张春床,小木匠步步春光,脚踏黑白两道,纵横情场官场,最终成为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第一章 小木匠

    小木匠张五金有个奇特的僻好,偷窥。

    每天下午,他会早早收工,到附近溜一转,看看地形,也看看人,尤其盯着那些下班的男男女女,当然主要是女人,年轻漂亮的女人,或者丰满白净的少妇,或者看上去很有气质的白领甚至是干部模样的女子,有些女人,哪怕老一点,但气质非常好,偷窥这样的女人给男人在床上操,比漂亮的小姑娘更剌激。

    看好了,差不多近天黑的时候就回来,先吃了饭,歇一会儿,然后做活,把傍黑时分那个多小时的工夫给补上,也因为,一般男女上床做爱,至少要到九点以后,早早出去,没戏看,白喂了蚊子,划不来,所以说啊,什么都要讲技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话说死了的。

    九点钟后,溜溜达达的,他就出来了,到早就看好的偷窥点,他一般把这个叫某某无名高地,悄无声息的蹲下来,然后就可以看戏了。

    往往要等,不是马上有戏看,而最好的偷窥季节,一般也就是春夏秋三季,这三季,也是蚊子最肆虐的季节,人只要一停下,都疯了一样,不要命的扑过来,所以要做好准备。

    先是手脚,长筒靴加皮手套,长衬衫长裤,上下扎进去,风雨不漏,再是头脸,这个也有办法,准备一个略有些硬度的朔料袋子,前面撕两个孔,留下眼晴和鼻子,然后往脑袋上一套,即透气,蚊子又咬不到。

    还有一个好处,偷窥嘛,偶尔会给人发现,张五金就碰到过几次,碰到了得溜啊,黑灯瞎火的,他头上却戴着个白朔料袋,别人不但看不清他的脸,而且黑夜里看上去白乎乎的一个东西,居然跑得飞快,这是人还是鬼啊,就不敢来追,甚至有吓得请神进医院的,让张五金偷偷笑死,近两年来,他从来没给人抓住过,还是那句话,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这一次,却出了点意外。

    这次做活的地点,是张五金最满意的,拐角出去不远,就是一个新的小区,都是些年轻夫妻,而在这个小区的后面,还有一栋在建的大楼,却因为缺少资金,建一半停工了,这就方便了张五金偷窥,溜进停工的大楼,对面小区的一切,尽收眼底,而且刚好就是卧室,因为是停工的大楼,没住人的,就根本没人防备,连窗帘都懒得拉一下,没必要不是,却没想到,全便宜了张五金。

    真的是爽啊,最多的时候,张五金一晚上看了十七对,那真是恨不得化身千眼观音,一双眼晴,看不过来啊。

    张五金相信,还能冲高,因为小区这栋楼有四个单元,板式结构,十一楼的小高层,一梯两户,一个单元二十四户,四个单元近百户,十七对,远远没有达到投票率,象张五金他们村里选举唱戏,这样的投票率,过不了关的。

    记录果然一直在刷新,而意外,就出在记录最高的那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张五金数出了惊人的五十四对,张五金喜出望外,跑上跑下,跑前跑后,左右对比,筛选排除,忙得啊,就跟村头发情的老狗一样,结果一个没注意,一脚踩空,扑,摔了个大跟头,脑袋撞在墙上,晕了过去,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摸一下,还好没出血,不过手也扭了,膝盖也撞伤了,悲摧啊。

    不过我们张五金同学,有着强烈的敬业精神,半扭着身子,还是伏在窗台上,坚持到对面大部份灯光熄灭,这才一瘸一拐的回来。

    回来看了一下,头上有个包,膝盖手肘破了点皮,脚环处好象扭着了,隐隐的痛,其它还好,小意思,他也不当回事,洗了个澡,熄了灯,慢慢的回味,很兴奋,五十四对呢,很有些经典动作的,都不知道怎么选了,最终在瞻前顾后中撸了一管,那个痛快啊,然后美美的睡了过去。

    但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悲摧了,头上还好,只一块青,左脚脚环却肿大了,象连夜发了酵的面团,几乎不能点地,一碰就痛。

    “倒霉,倒霉。”这是学成龙的,张五金觉得很带感,成了口头禅。活计是做不成了,还好也差不多收尾了,吃了个早点,到街头的小诊所,不用说,吊起。

    其实象这样的摔扭伤,外面上点药再内服点儿跌打丸什么的就行了,要打什么吊针?可不打吊针,人家怎么赚钱,五毛一枝的青霉素,开四支掺点水,八十,杀猪呢。

    吊就吊罗,张五金也没办法,只小声嘟囔了一声,引得打针的小妹转头来看他,眼里笑眯眯的。

    张五金长得一表人材,拿他过世的师父的话来说就是:“好皮相。”每每到人家做活,女主人都要多看他一眼,这小妹长得还不错,尤其眼晴带笑的时候,蛮清秀的,张五金便回个笑脸,小妹脸蛋上居然微微有了点儿红意。

    张五金突然想起,今天是周六。

    “难怪,五十四对,嘿嘿。”他想着就兴奋,今晚上是不行了,得休息一晚,但打一针,吃点药,明天应该差不多了,明天晚上,还可以继续,明天是星期天,也许能打破昨天的纪录。

    但事与愿违,第二天,脚不但没好,反而更痛了,肿也没消,张五金几乎要破口大骂了,这什么狗屁诊所,扭个脚打青霉素,素你娘哦,心痛钱是一回事,耽搁了晚上的偷窥大业,才是让他肝火上升的主要原因。

    “不行。”他摇头,得想个法子,记起老家邻村有个老赤脚医生,治跌打损伤是一绝,随便扯点草药,捣成一团青草糊糊,敷上去,一般的扭挫伤,绝对第二天就能消肿,不用三敷,满地飞跑。

    虽然舍不得走,这地儿太好了,而且中间好几个是美女呢,但到底腿要得紧,万一耽搁了,弄成个瘸子,那就真的悲摧了。

    刚好这一家的活计也收了尾,结算了工钱,当天下午,他就打了回程。

 第二章 退婚

    他家在城关镇下面的青山冲,离着市里并不远,三块钱的车费,只不过下车到家还有三里多路,他把木匠家什寄在路边的饭店里,先不回家,先到邻村,找到那个老郎中,老郎中看了一下,说骨头微微有点错位,帮他正了一下骨,然后敷了点草药,那草药是难看,老大一泡糊糊,但真是管用啊,敷上去,没五分钟就不痛了,张五金不敢回家,老郎中家有现成的房子,睡不要钱,搭伙吃个饭,三块钱就可以了,他就睡了一夜。

    为什么张五金不敢回家,怕他娘念叼。

    农村取名,很简单,他叫五金,那他上面还有几金?对了,还有四金啊,爹娘当年为了生他这个宝贝儿子,可真是吃了苦头的,也从小做宝看,那真是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他好好的出来做活,赚不赚得到钱两说了,居然拐着脚回去,他娘还不念叼死,实在是有些烦,还是脚好了再说。

    果然灵验,第二天早上起来,不但消了肿,也基本不痛了,只点地重了还微微有点痛,老郎中说最好静养两天,张五金索性又呆了一天,第三天,慢慢走的话,完全看不出来了,这才回去。

    张五金老爹话不多,看见他回去,也就笑了一下,自顾捉了只鸡杀去了,每次都这样,只要他回家,一定杀只鸡。

    他娘话就多了,一面收拾着饭菜,一面絮絮叼叼,张五金也习惯了,自顾自打开电视,有一嘴没一嘴的应着,后来他娘好象突然想起了什么,到里屋拿了个东西出来,是一个包,女式的,递给张五金。

    “文妹子还给你的。”

    “什么?”张五金愣了一下。

    文妹子大名文珠,是年前经人介绍认识的,前村的一个女孩子,长得秀秀气气,说话也秀秀气气的,笑起来有两个酒窝,胸部很丰满,这一点让张五金特别满意,春节的时候,两人约着看了几场电影,都有意思了,张五金还趁着机会亲了文妹子的嘴,那小嘴儿,软软的嫩嫩的,真是甜啊。

    双方说好了,今年年底就成亲,文妹子是卫校毕业的,到时在村里开一家诊所,张五金就做木匠活,两个人一定可以过上好日子,手机项琏什么的,都是张五金给买的,没有正式订亲,但就是那么个意思了。

    但现在却退了回来,什么个意思?

    “文妹子飞了高枝了。”他老娘的话里,有一种尖辣的酸气:“她家跟张院长家里正式订了亲,说是年底结婚吧,张院长给她搞了个指标,进了中医院,正式当大夫了,吃国家粮了。”

    国家粮农村粮,是以前的提法,现在虽然早废除了粮本,但老辈人还是习惯这么说,就是拿上了国家工资,再不是农民了的意思。

    他娘念叼着,张五金脑子里嗡嗡的,后面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吃了饭,拿了那个包,就往他师父这边来。

    他师父张虎眼死了快两年了,但每次只要回来,张五金都习惯性的去他师父屋里打一转。

    说起来,他师父还是他远房的一个堂伯,祖传的木匠手艺,据说后来又跟一个外地的老木匠出去闯荡了七八年,手艺就此大成,城关镇十里八乡,说到木匠,一定是张虎眼挑旗。

    张虎眼娶了两个老婆,都没有生下一男半女,前个老婆死了,后个老婆离了,留下一栋四扇大屋,说好就是张五金的。

    张五金记着师父,到不是为师父留给他的这栋屋子,他心是野的,喜欢城里,喜欢城里闪烁的灯光,整齐的马路,还有马路上灯光下包裙黑丝紧紧裹着臀部的妹子,农村里的屋子?别墅他都不稀罕。

    张五金记着师父,是师父真的对他好,到底哪里好,他也说不上来,很多人都说他师父神,农村里,说一个人神,是带有一种特别的祟敬的意思,就好象说那些神婆神汉,张五金并没有见过他师父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他也觉得,他师父是有些神,当然,要他说,到底哪里神,他又说不上来,反正他就是忘不了。

    说来也是个缘份,张五金从小就喜欢木匠活计,张虎眼若是在村里做活,他总会跑去玩儿,张虎眼也喜欢他,给他做小玩具,手枪啊什么的,稍大点儿,他要摸摸木匠家什,张虎眼也不反对,还开玩笑说就收他做徒弟,教他一些小手法,弹木线,推刨子,凿眼,张五金蛮聪明的,几年下来,还真学了几手,后来高中没考上大学,索性就正式拜了师,只可惜,张虎眼只带了他三年就死了,但他教得细心,张五金的手艺,比一般的木匠,只强不差。

    打开门,厅屋里神梁上,就挂着张虎眼的遗像,眼光虎虎的看着张五金。

    说张虎眼神,神就神在这双眼晴,不但能看木,还能看人,木匠能看木料,那不稀奇,熟了嘛,哪里有眼哪里有节,一根大木能出几件家具,当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但说能看人,一般人不理解,也不相信。

    但张五金信,因为他亲眼见过,张虎眼也教过他,怎么看人,面象,骨象,气色,不过这方面,张虎眼教得不怎么用心,有一嘴没一嘴的,张五金学得更不上心,他就想不清楚,又不是学中医,望闻问切,看人面相做什么,要不改行当八字先生?他又不是瞎子,瞎子也用不着看象啊。

    只有一回,他惊了一下,他师父接桩活,本来应下女主人了,结果男主人一回来,他师父就退了,张五金不明白,问为什么,张五金说了一嘴,说这家男主人没几天活头了,活计做不下去的,张五金不信,结果没过三天,那家的男主人就死了,惊得张五金目瞪口呆。

    后来问张虎眼,张虎眼只说那男主人眉间有死气,其它的就不肯多说了。

 第三章 一天三个头

    张五金到是来了劲,有一段时间,天天盯着人看,然后把自己的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 4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