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继阁小说网 > 激情电子书 > 乡村春潮 >

第7章

乡村春潮-第7章

小说: 乡村春潮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放到了她屋子里,没怎么仔细看就出来了,里面拉着窗帘挺暗的,有张大双人床,不知道她弄个这么大的床,晚上跟谁睡。、
    回来跟石芬芬一起把屋子里打扫了边,好家伙那尘土老厚,又从学校里仓库了把那张古董级的铁架子床给搬了出来。架好扑上行礼后,还真有了点睡觉地方的样子,不知不觉的两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这下好了,都干净了。”石芬芬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笑看着大炮说。大炮一呆,因为天气炎热,所以大家身上穿的衣服都特少,石芬芬身上只穿了件薄裙,这两个小时里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大概因为两人太努力的干活了,以至于大炮并没有在意,现在一看,整个人竟然呆住了。
    大炮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相反不仅见过很多,而且还干过很多,只是不知道怎么了,对于石芬芬这类上了年纪的美妇人特别着迷。“大炮你怎么了?是不是中暑了,来,快来到床上歇会。”石芬芬并没往男女之事上想,她以外大炮是干活累到了,忙拉着他坐到了床上。
    “石姐,我没事。”大炮摸了把头上的汗水,摔了摔头上的长发,想把自己脑子里那些男女交欢的画面摆脱掉。
    石芬芬并没注意到大炮下身支起的帐篷,凑到他身边伸手在他头上摸了摸:“怎么了,大炮你可别吓姐啊。”石芬芬不知道她这无意的拿**碰了大炮下,却惹下接下来风雨降临的祸根!
    第十八章卸了喂狗
    022
    “啊!”大炮忍不住一翻身把石芬芬压在了床上,低头朝她嘴上亲。石芬芬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大炮亲上她的嘴了,她才反应过来,开始挣扎着想推开大炮。可大炮一米八的个子,八十公斤的体重哪儿是她想推就能推开的啊。
    大炮不理会她的挣扎,一手抱着她,另一直手伸到下面把她的裙子来了上来,手直接伸到她内裤里扣弄起来,中指也不管里面湿了没湿半根就那么硬捅了进去。石芬芬拼命扭动着,挣扎着,私|处被侵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的,别动了,再动我杀了你。”大炮被她闹的有些心烦意乱,火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直起腰来抬手朝她脸上就扇了巴掌。石芬芬一巴掌差点让大炮给打蒙了,一时吓的也只感小声哭泣也不敢乱动了。
    大炮低头在她脖子上又亲了起来,这次石芬芬却没有挣扎,只是小声的哭泣着。大炮慢慢把伸进她体内的手拿了出来,这时候大炮已经清醒了,暗骂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是人呢!
    “石姐,对不起,刚才我,我一时没控制住自己。”大炮抱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强Jian了还好办,干就干了她爱几吧咋地咋地,可自己这还没干呢,刚过两下手瘾就良心发现了,怎么算啊?
    石芬芬也不说话,只是两眼无神的一个劲小声的哭,那样子比一个大姑娘让人给强Jian了还伤心是的。“好了,别哭了。”大炮无奈的看了她眼,心想:“操***老子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了,妈B的在几吧给我哭,我就真的把你给奸了,老子又不是没干过。”

()
    “你起来。”石芬芬流着泪面无表情的说。大炮一愣,那倔脾气又上来了,翻了个白眼道:“我为什么要起来啊,你不哭了?不哭我再接着来。”说着手又要往她裙子里伸。石芬芬转过头来看着嬉皮笑脸的大炮,心里升起一股无力的感觉。
    “你简直比我以前见过的所有人脸皮都厚,你要来就来吧,反正就这身臭皮囊,你们谁要喜欢谁就拿去好了,你要不干我,你马上给我从身上滚下去。”说完眼泪又止不住流了下来。
    大炮看着眼里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气的石芬芬,心里觉得好像让针扎一样,这样一个女人心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石姐,我现在不想干你,也不愿意下来,我就这么抱着你静静的躺一会行吗?”
    石芬芬眼里闪过一丝异芒,看了他眼没说话。“嗯!”大炮翻了个身躺在床上,两手一用力又把石芬芬搂进了怀里,让她躺在自己的胸上,小声说:“石姐,跟我说说你的事情好吗?对于我你完全是陌生的,应该没什么顾虑吧?而且我也保证绝对不会跟小镇上的任何人提的。”
    “哎!”石芬芬叹了口气,躺在大炮怀里闭上了眼睛,一颗泪珠从眼角滚落了下来。既然她不想说,大炮知道自己就算怎么勉强她都不会说的。“石姐,就算你现在不说,总有一天我也会知道的,既然今天你躺进了我怀里,那这辈子你都别想在逃脱出去了。”
    大炮轻轻的话语,让石芬芬整个身体一颤,睁开眼睛盯着他道:“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原谅你,就当没发生过,以后别在说这样的话了,我不是谁想得到就能得到的。你打我的主意,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大炮笑了,笑的很邪,眉目间闪过一丝熬气,道:“石姐,你这是威胁我吗?虽然我大炮才刚到这红叶镇上,可我并不怕谁,不管是王麻子还是镇长。不来惹我也就霸了,要是惹了,哼……。”
    “要是惹了又怎么样呢?”这时从屋外想起一个声音,接下大炮的话来反问道。大炮怀里的石芬芬听到外面那个声音,脸色一变,就想从大炮身上爬起来,却被大炮一把抱了回来。
    “卸了喂狗!”大炮毫不在意的说,刚才在床上的时候,大炮就听见在学校门口停下了辆车,知道有人来了,可他却没起来。他对于男女之事情从来没有畏避过,有老公的他都敢明着追,何况还是个寡妇呢。
    第十九章想废我腿的人
    “高炮瞎说什么呢,快点让我起来。”石芬芬差点跟大炮急了,大炮可能不知道外面来的人是谁,但她可一清二楚。“怎么了,你的老相好来了?怕他看见咱们这样吃醋啊?”大炮坐起来靠在了墙上,两腿正好横搭在床上,把石芬芬也抱了起来,两人的样子很像一对未婚的情侣抱在一起。
    “你……”石芬芬瞪着大炮,眼泪忍不住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这时候外面说话的那个人已经走了进来,四十多岁的样子,不高挺胖,上身一件灰色的衬衫,下身一条老板裤子,脚上一双擦的很亮的皮鞋,脖子上带着条很粗的金链子,两只手上带着四只大金戒指,那张麻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这人穿戴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爆发户’,他身后跟着个三十上下岁的年轻人,这么大热的天还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脸上不带任的表情,大概是胖子的保镖。
    两人进来,大炮在胖子身上只扫了一眼,然后眼睛就一直没有从他身后那个男人身上移开。他给大炮的第一感觉就是‘高手!’,能让大炮称呼为高手的人并不多,大炮混到南街一哥的份上,也不是光平一张嘴说出来的。
    三岁的时候老爷子,就开始让人监督他扎马步了,十岁之前,他练过永春,太极,八卦这类的内家拳法,十岁以后改练泰拳,截拳道,生死格斗,其中他最喜欢的叫要数泰拳了,就一个字‘猛’,但他的绝技却是生死格斗,一击必杀。
    纵横南街的时候,大炮就会了过了临海市不少的高手,如果单平实力他绝对能挤进临海市三甲之内,所以说能入的了他大炮法眼的高手并不多。
    “芬芬,这位小帅哥是谁啊?怎么着,我刚出去两天,你就忍不住发洋浪了,勾引条汉子回来了?”胖子咪咪着眼睛看着石芬芬笑着骂道。石芬芬让大炮抱着呢,想站都站不起来,只好怒瞪着他道:“王麻子你别满嘴放屁,他是我们学校新来的老师,如果你敢动他我跟你没完。”
    “啧,啧,我这还没动呢,你就这么护着了?我要真动动他,你还能跟我拼命杂的啊。”胖子故意吁吁着说,接着脸色一变,小咪咪的脸上一下变的狰狞起来:“**的浪货,我王麻子今天还就动他了。你***真可有本事啊,我刚出去两天你就背着我找小白脸,你等着一会当你着你小相好的面看我怎么干你。小刚,你过去把那个小白脸腿给我打折了。”后面一句是对他身后保镖说的。
    石芬芬一下脸色变的惨白,还想在说什么,却被大炮拦了住:“石姐,好好在这给我坐着看戏,别乱动给我添乱。”说完大炮放开她,从床上站了起来,对着王麻子笑道:“你就是王麻子啊?好,我今天到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能打折我大炮的腿。”说完晃了晃脖子,朝那个叫小刚的汉子看了过去。大概好久没有运动过的原因,脖子关节发出喀喀的脆声。
    高手和高手之间,互相都有一种直觉,小刚也感觉到了大炮身上那股子霸气,一边慢慢朝他走着一边解着自己西装的扣子。大炮笑了笑,也慢慢走动起来,忙活了一下午,身上的T恤早就被汗水打湿透了,粘在身上怪难受的,索性一把也脱了下来,露出上身成条纹装的肌肉。王麻子跟石芬芬看到大炮身上那身纹身时都愣住了。
    小刚看到大炮身上的纹身时也愣了下子,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笑着道:“小兄弟这以前是在哪儿混的啊?看你年纪不大,身上这点不花儿却不少,难道你们老大没告诉过你有些东西是不能乱往身上纹的吗?”
    “哦,那这位大哥到告诉小弟,我身上这点东西有那个纹差了?”大炮反问道。“呵呵,你这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用间咱们就先不算,单说你后背上那关二爷,他老人家你也敢背?你能架的住他那身霸气喽吗?小心这一辈子都让关二爷压的抬不起都来啊!”
    “哈哈,我大炮不敢说顶天立地,但道上的人多少的给我三分面子,从我把这关二爷背起来后,你还是第一敢这么说我的。”大炮大笑了起来,只不过在笑的过程中身上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气。
    小刚一听大炮竟然说自己是道上走的,不觉的回头朝自己的老板看了一眼,王麻子现在心里对大炮也没什么底了,他本以为大炮就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想到是个道上混的茬子,听口气混的好像还不赖,他这时候也是左右为难呢!
    大炮在社会上混了那么长时间,怎么会猜不到王麻子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啊,哈哈一笑道:“来,来,先别说别的了,小刚是吧?咱们哥们先走两招,几天没动手了骨头都痒痒了,至于你能不能把我腿打折了,那就看哥哥你的本事了。”
    小刚听大炮这么一说,战意也上来了,大叫了声“好!”然后抬腿闪电搬朝大炮踢了过去。
    第二十章非逼我动家伙
    023
    “临清潭腿?好!”大炮眼睛一亮,练潭腿的他也打过不少,弹腿之风格,动作精悍,配合协调;招数多变,攻防迅疾;节奏鲜明,爆发力强。弹腿之技击,多上下盘同步出击之术,可令对手防不用防。下盘发招讲究腿三寸不过膝,招式小速度快,攻时无被克之虞。上盘进击以劈砸招术最多,力度大,拳势猛。刚才小刚那一脚正是潭腿中的单飞腿!大炮横膝一挡,身前轻,一肘飞速朝着小刚面门而去……
    王麻子在一旁,看着场中两人你来我往,拳脚相加,却谁也挨不着谁,都看呆了。庄稼把势他年轻的时候也练过两年,小刚那身功夫他是知道的,平常五六个汉子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这年轻人身手一看就知道一点不比小刚差,而且还是道上的混的,那……想到这里他就不得不寻思起来,因为一个寡妇惹上这么一个亡命之徒,值不值得。


    “乒乓!”两人拆了二十多招后,小刚横腿一脚扫在了大炮背上,大炮以掩而不及讯雷之势连打在他胸口上了两寸拳。看似两人都没占啥便宜,其实不然,估计小刚胸口没十天半月是缓不过劲来的。
    “小兄弟这寸拳玩的不错啊!”小刚不在意的在胸口上摸了两下,笑看着大炮说,其实他是有苦说不出。“呵呵,彼此,彼此。”大炮笑回了两句。旁边石芬芬见两人不打了忙跑到大炮身边关心的问:“大炮,你没事吧?”
    “哈哈,石姐放心好了,我壮着呢。”大炮在她脸上偷袭的亲了下子,得意的大笑了起来。“你……。”石芬芬脸上挂不住一红,生气的瞪了大炮一眼。两人的样子在外人看来怎么看怎么都像一对情侣之间在**呢。
    王麻子铁青着脸,盯着大炮俩人,心里嫉火难忍,以前自己能随意玩弄石芬芬的时候,还不太在意她,现在看着她这么关心别人,心里就觉得堵的哼,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在乎她的啊。
    “王麻子,你瞪着我干嘛啊?你不是要拆了我大炮的腿吗?来啊!”大炮嬉笑着朝着王麻子说,紧接着脸色一变,寒着脸道:“以前的事情,我大炮就不问了,因为那时候我大炮没来,从今天以后谁敢在来骚扰石姐,老子他妈一枪嘣了他,别***以为我这是在开玩笑呢!”
    王麻子脸色从青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3 13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