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继阁小说网 > 激情电子书 > 乡村春潮 >

第53章

乡村春潮-第53章

小说: 乡村春潮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来,这是女人被入时发出的**声,可名知道车厢后面正上演着真人大戏,可却没有人敢偷偷回头去看一眼,只能在心里想象着后面的情景!
    当然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坐在大炮旁边的这名少妇了,她甚至清晰的听到大家伙滑进甬道的孜孜声,两腿不自然的夹紧了。随着东方雪起付的动作越来越大,呻吟声也越来越响亮,甚至有些是东方雪故意叫出来的,因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在公交车上**,实在是太刺激了,明知道她在被干,确没人敢回头看她一眼,这让她精神上得到了很大的快感!
    “主,主人不行了,雪儿要出来了!”东方雪猛烈的往了下坐了几回,然后让家伙停留在了她的最深处,软靠在大炮怀里,身体颤抖了几起,才几十下竟然就了。看作着怀里温顺的小母狗,大炮得意嬉笑了起来。现在谁还会相信这个淫荡的浪娃会是三天前那个冷冰冰的东方雪呢!
    突然从旁边伸过来了一只手,轻轻的在大炮腿上抚摩着捏了捏。大炮转过头去时,年轻少妇正眉眼如丝的看着他,不时的还偷偷扫一眼前边的人群。大概是刚才大炮跟东方雪两人之间的**,也勾引起了年轻少妇的欲火。
    年轻少妇的老公是一名海员,已经出海半年多没回来了,本来每晚春情难耐的她,全靠按摩棒跟自蔚解决,这时候……
    大炮笑着点了点头,拿眼神示意少妇把衣服脱掉。少妇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前面人群看了眼,然后颤抖的站起来,解开牛仔裤连带里面的内裤一快拉到了小腿上,露出屁股然后背对着大炮跪在了坐位上,红着脸羞涩的把眼睛闭了上。
    大炮嘿嘿一笑,对于这样送到手的肥羊,大炮当然不会放过来,东方雪也自觉的站了起来。大炮从后面抓住少妇的臀部,感受到少妇身体明显一颤。年轻少妇的幽谷很厚实,是只大鲍鱼,有些黑,森林也特别厚密。
    年轻少妇感觉到背后一个热热的东西在自己后面磨蹭了几下,忍不住舒服的呻吟了声,闭着眼睛想象着它的粗细,长短,大小,猛然间它进来了。少妇吓意识的大叫了出来,因为后面那个东西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温度很热,绝对不是按摩棒能比的,停在自己的身体里好舒服,真的就想让他这么一直的停留着。
    “劈啪!”“噼啪”**撞击的声音一直在车厢里回荡着,一时间好象所有的人都变的呼吸急促了。刚开始的几下,少妇还能用手捂着嘴控制住不发出声音,可在大炮猛烈轰炸十几下之后,少妇再也压制不住的大声叫了起来,而且边哼唧着边回过头来哀求的看着大炮,好象希望他能慢些。
    公交车一直没有停,所以自然就再也没人上下过车了。这段时间里车厢里不知道有多人偷偷喷过了呢!大炮要出来的时候从少妇身体里拔了出来,爆发在了东方雪的小口里,东方雪一滴不落的吞进了肚子里。大炮这样做也是为自己找想,他可不想若干年之后,有无数不知道是不是他种的儿子,来认他当老子。
    穿戴好后少妇脸上露出一种满足的媚态,眼角一直偷偷在大炮身上瞄着。大炮看到了娱乐一条街,忙朝前面的司机叫了起来:“行了,可以停车了!”等停车以后少妇塞给了大炮张名片,然后低着挤下了公交车,又快速的招了辆的车离开了,好像生怕有人会记住她的样子是的。
    大炮拿着名牌看了眼,李梅,山城律师事物所的一名律师,然后笑着把名片递给了旁边的东方雪,临下车的时候大炮满意的看了司机一眼道;“挺会办事的,以后如果谁敢在你这辆车上闹事,就报我大炮的名字,如果谁不给面子,你可以打着我的旗号去找猛爷或者我两个小弟求助。”司机一听面若狂喜,大炮不知道,自此以后,这辆车就成了这位司机的专用车,十年间车上更没发生过一起闹事偷盗的现象,只不过能坐上这辆车的不再是那些普通的市民,而是一对对偷情的男女,这辆车也有了另外一个名字,偷情车!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怒责白微微
    “主人,刚才你干那个女人的时候好猛啊,真威武!”下车后,东方雪主动抱住了大炮的胳膊,崇拜的眨着眼睛说。“那当然也不看你主人我是谁!”大炮得意的笑了起来。外面很冷,迎面冷风一吹,东方雪缩了缩脖子,抱着大炮胳膊的手又紧了紧。
    大炮叹了口,把身上的风衣脱下来给东方雪披了上,搂着她的肩膀边往前走着边说:“冷吧,以后乖乖听我话,我就不再这么对你了,知道不!要不然下次就让你光着身子上大街,让人看个够!”听着大炮威胁的口气,东方雪心里却一暖。虽然这只是大炮对东方雪一小点点的恩惠,可东方雪却记在了心里,明白以后如果自己不逆为大炮的意思,好好的听话,她一定不会再虐待自己了。
    再到花魁帮的总部,很多人对大炮已经不陌生。见大炮进来,恭敬的叫道:“炮哥好!”大炮搂着东方雪进去,和善笑着点了点头问:“白总在吧?”接待小姐给大炮抛了个眉眼,道:“在的炮哥!”大炮说了声:“那我自己上去就好了!”然后搂着东方雪朝电梯走去。
    大炮直接推开了今办公室的门,白微微跟一个四十上下岁的中年人眉来眼去的,不知道正在谈着什么。两人的话被开门声打断后,中年人显的很是不满意!不过当看到东方雪时,眼里掩饰不住的露出了淫色的目光。
    “看你妈啊看,把你的狗眼给我闪看!”大炮对中年人色咪咪的小眼睛很反感,翻了个白眼瞪着他骂了声,中年人脸色一变,阴狠的看着大炮道:“小子,不管你是谁,说话都给我干净点,否则我让你活不过今晚!”
    白微微暗暗叫糟,在大炮没说话之前,忙解释道:“这是文风集团的孙经理,西边文风帮的四大堂主之一,这是大炮,相信孙哥一定不会陌生吧?”说完白微微给孙敬使了个眼色。大炮脸色一变,不过马上就又恢复了常态。
    “哦,我当是谁这么大口气呢,原来是文风集团的孙总啊?久仰,久仰!”大炮讽刺的笑了起来,对着孙敬拱了拱手,然后放开东方雪走进了白微微的办公桌里,白微微笑着站了起来,把坐位让给他。而白微微和东方雪一左一右站在了大炮的身后。
    孙敬看着大炮尴尬的笑了笑,道:“原来你就是大炮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误会,误会刚才纯粹是误会!”
    大炮翻了个白眼,心说:“误会你妈个B啊误会,敢威胁我大炮活不过今天晚上,我他妈就让你活不过今天晚上。”转头对白微微问:“白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当初咱们可是说好了的,在山城我求猛爷给你一块地盘,以后你不在过问道上的是非,可今天文风帮的叛徒孙敬在这呢,你总得给我个解释吧?”
    “大炮不是你想的那样,孙敬经理是来……”白微微脸色一变,极力想为自己跟孙敬辩解,可被大炮一挥手给打断了道:“别他妈跟我说什么这孙子是跟你来谈生意的。文风帮的帮主是刘文风是他妈我师哥,这孙子是个什么人物我比你个浪B清楚的多。”
    孙敬原本是跟刘文风是一起打天下的兄弟,可后来跟刘文风在帮内内讧,闹翻了后脱离了文风帮,自己带着一帮小弟单起炉灶另混了,还再他妈这里口口生生称自己是他妈B的文风帮孙经理?操***他是孙子经理还差不多!
    “孙敬反正这也没外人,我他妈就跟你直说了吧,就算我师兄原谅你勾引我嫂子,我大炮他妈也不会放过你的。今天你不是要让我过不了今天晚上吗?那好啊,来吧,**你妈的看是你过不了今晚上还是我他妈过不了!”大跑指孙敬的头大骂了起来。
    刘文风可以在乎十多年的情谊不对孙敬怎么样,可大炮不能,他还记得自己十岁的时候去师兄家,嫂子多温柔贤惠的一个女人啊,可就是被孙敬诱惑的染上了毒品,弄的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碰见他了!不用说大炮也知道,孙敬在文风帮一直就在私下里偷偷倒卖毒品,只因自己师兄刘文风任他磨破了嘴皮子也不肯粘毒品,他才会把念头打到刘文风女人身上的。
    孙敬没想到大炮竟然会是刘文风的师弟,而旧提往事,本来这次来他是想借花魁帮的势力,帮自己销售毒品的,已经跟白微微差不多谈妥当了,没想到这里时候竟然会在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脸色阴沉的站了起来,看在白微微道;“不知道这花魁帮到底这是个外人说了算啊,还是你这个魁首说了算呢?”
    白微微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的这一步,听大炮的口气,跟孙敬明显还有着深仇大恨,左右权衡了下,虽然毒品能给她带来巨大了利润,但失去大炮这坐靠山,无疑就将花魁帮送上了死路。摇了摇头看着孙敬强笑道:“对不起,孙总,希望我们下次还有合作的机会!”白微微的话无疑告诉了孙敬,大炮的话说了算。

()
    “好,那后会有期!”孙敬脸色铁青的转头去,大步往外走去。
    大炮坐在白微微的老板椅子上把脚抬了起来,冷冷的一笑道;“姓孙的,现在是大白天的我不动你,今晚上能不能从山城走出去,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孙敬的脚步停顿了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啪!”大炮站起来甩手给了白微微一个耳光儿,直接把她煽到在地。看着趴在地上捂着脸抽泣的白微微,大炮不解恨的又在她肩膀上踹了叫,气的大骂道:“你他妈长的那是猪脑袋啊?你那些算计人的心眼都跑哪去了?毒品那东西也是能粘的?今天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你这贱货算是***完了!”大炮气的都有些呼吸不顺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大炮把白微微在心里当成一个大姐姐,一个亲人来看待,所以他才会生这么大的气。
    “呜!”白微微趴在地上小声的哭了起来起。大炮翻了个白眼,啪的一脚把上百斤的大实木办公桌踢滑出去了三米多远,大吼着道:“哭,哭你妈B啊哭,你个贱货知道他孙敬是什么人吗?你***还在这里给我哭!”
    不管是东方雪还是白微微都是第一次见大炮对自己人发这么大的火气,吓的白微微把哭声又憋了回去,只敢小声的抽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畏惧大炮,大炮发火的时候,她就只见了猫的老鼠。
    “主人,您就不要生气了嘛,来坐下消消火气,也许大姐不是故意气您的呢。”大炮任有东方雪拉着他坐到椅子上,气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这时候大炮的手机响了,是赵猛打过来的。
    “喂,猛哥!”大炮平静了下,接了电话。
    “大炮你怎么跟孙敬干起来了,他刚才给我打来电话说跟我借人手,要废了你个不知道好歹的小子呢!”赵猛话音里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大炮听了不怒反笑,道:“操***让他借人吧,正好老子有几个月都没见血光了,眼睛正老跳呢,今天我大炮要不把他个孙子大卸八块,我跟他一起姓孙。”
    电话那头赵猛一愣,本来以为两人只是发生了点口角,没几吧啥大事,可现在听大炮的口气,马上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忙问:“大炮到底怎么了?你跟性孙的不就是发生了两句口角吗,至于发这么大火吗?”刚才孙敬给他打电话并没说两人之前还有什么仇恨,所以他也没细致问,就一口承诺下来,两人的事由他摆平,相信大炮这点面子还不给他?现在想来事情却不是那么简单。
    “那孙子给你打电话来着?”大炮并没马上回答,他要确定下赵猛跟孙敬到底是什么关系,毕竟在这个世界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赵猛皱了皱眉道:“嗯,我跟孙敬到没什么大的交情,都是道上走的,混个面熟,山城毕竟算是我的地头,他开口了我赵猛也不能说不帮忙不是。不过如果他真的跟你有什么恩怨,放心好了老哥哥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也没什么太大的恩怨,文风帮的帮主刘文风是我师兄,他那个因吸食毒品成植物人的老婆是我嫂子,从小带我特好。虽然他刘文风可以念及二十年的兄弟情谊不找他孙敬的麻烦,可我大炮没那么大肚量。之前他在西边呆着,那也就算了,可现在跑到山城来,让我见着了,那也就不能放过他。猛哥你看着办吧,如果帮我,我承你的情,如果两不相帮,我大炮也不怪你!不管如何,明年的今夜,就是他性孙的忌日!”说完大炮把电话挂了。
    赵猛把电话扔到了办公桌上,皱起了眉头。孙敬跟他手下也有些生意上的来往,但赵猛一向不亲手粘毒品,这一点跟大炮很像。关于文风帮赵猛也多少了解点,虽然现在孙敬跟刘文风决裂了,可他名义上还是文风帮四大堂主之一,只不过不受刘文风的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3 134

你可能喜欢的